石楼县圣耀饮品有限公司

:600多家酒企仅几家销售过10亿 遵义白酒借产区谋变

摘要: 600多家酒企仅几家销售过10亿遵义白酒借产区谋变提起贵州白酒,人们往往立刻想到茅台,但对同产区的仁怀酱酒,乃至产量占贵州省近9成的遵义白酒知之甚少。在此轮国内酒业“寒冬”之下,遵义白酒虽逆势增长,但调整“阵痛”亦较为明显:茅台镇出现小酒厂停产潮,酒业增速放缓……如今,当地首次提出“遵义产区”概念,希望以此来提升影响力。“通过一个地域品牌的产区,来提升我们的品牌,整合我们酒业的资源。”这是遵义市酒 ...
600多家酒企仅几家销售过10亿 遵义白酒借产区谋变

提起贵州白酒,人们往往立刻想到茅台,但对同产区的仁怀酱酒,乃至产量占贵州省近9成的遵义白酒知之甚少。

在此轮国内酒业“寒冬”之下,遵义白酒虽逆势增长,但调整“阵痛”亦较为明显:茅台镇出现小酒厂停产潮,酒业增速放缓……

如今,当地首次提出“遵义产区”概念,希望以此来提升影响力。

“通过一个地域品牌的产区,来提升我们的品牌,整合我们酒业的资源。”这是遵义市酒类发展管理局(以下简称遵义酒发局)局长龙庆松推动“遵义产区”建设的初衷,他希望最终产区能为企业“背书”。

当地亦大力推进酒业的整合。遵义希冀能像川酒有“六朵金花”一样,地方酒业由茅台“一家独大”发展为更均衡的“梯级布局”,“打造酱酒5朵金花”。

“希望更多区域品牌能够走出来几个。”5月28日上午,仁怀市副市长喻阳洪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亦坦言,除了茅台,销售额达到10亿元以上的仁怀酒企,目前仅有国台酒一家。

而遵义的酒企同样呈现小而散的状况。龙庆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遵义规模(白酒)企业有600多家,除了茅台,销售超过10个亿的也就是两三家,上1亿的也就是21家,打造‘遵义产区’有助于把遵义的白酒产业做大做强。”

“遵义产区”的打造,关键还在于地方酒企如何更多参与其中。有酒企代表也建议,要打破原先的“群雄割据”,“抱团”合作走出困境。

酒业增速下滑

几名赤脚的工人,用铁具将铺在车间地面上的酒糟推出空隙区来散热,少许白雾升起,扑鼻而来的是带着酱味的酒香。

这样的制酒场景,在5月底的遵义随处可见。正进入酱酒生产“七次取酒”中的第四次周期,遍布该市的上千家酒厂多数严格秉承着这样的传统工艺。

与前些年不同的是,生产的同时,酒企们开始对后期的销售有了更多担忧,虽然按照酱酒工艺,出酒后应储存上3~4年才转而销售。

同样担忧市场的亦包括如珍酒这样的规模酒企。“2013年的销售收入基本与2012年持平,但价格下来了,只是量的增长。”贵州珍酒厂党委书记申先东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司去年销售额约2亿元左右。

申先东介绍,公司原来核心产品“珍酒”系列价格最低300元左右,现在公司推出了200元以内的新产品,调整了产品线。

同样与珍酒有类似经历的国内老八大名酒之一的董酒,由于产品多定位中高端,也未能幸免。“2013年受到一些影响。”谈及市场情况,董酒一位人士表示。

相对具有一定规模的酒企,茅台镇遍布于赤水河两岸的数百家中小酒厂,受到市场冲击更加明显,甚至出现停产潮。

今年以来,茅台镇小酒厂停产现象更为严重,甚至有媒体报道称“停产达到3成左右”。

“企业信心不足。”谈及当前存在的问题,仁怀官方这样归结到,而原因是:“一方面,受三公消费钳制和市场竞争加剧影响,高端白酒销售有一定幅度下滑,特别是二三线白酒企业经营压力加大,部分小作坊甚至难以为继,企业信心受到影响。”

同时,“2013年全市白酒企业的原材料、劳动力等成本平均上升了10%,而产品价格平均下降了30%,影响了企业盈利水平和投资信心。”

对于当前酒业发展情况,喻阳洪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亦坦诚,“这需要从两个方面看。第一是2013年和2012年,酒的产量、产值、销售收入,包括税收,都还是增幅比较大的。”

喻阳洪进一步表示,然而酒业发展增速“明显回落”,2012年、2013年,以及今年一季度,“没有2011年、2010年那么快,这还是比较明显的”。

茅台镇乃至仁怀市酒业发展遇阻,自然牵连到遵义的酒业发展。数据显示,遵义市2013年白酒工业增加值完成424亿元,同比增长23.7%,而2012年对应数据分别为323.99亿元,同比增长28.2%。

“遵义白酒产业发展正面临困难的时候。”龙庆松表示。而从遵义酒业长远发展的考量,龙庆松正一手推进“遵义产区”的打造。

首提“遵义产区”

5月29日上午的遵义某酒店会议室,一场内部会议聚集了的遵义酒业众多“大佬”,为打造“遵义白酒产区”建言献策。

缘何提出“遵义产区”概念,龙庆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原来的提法是“中国酱香赤水河谷”,而今希望“遵义产区”的打造,最终能为企业“背书”。

据了解,目前遵义产区主要以“一带两点”(沿赤水河一带,遵义湄潭县及汇川区董公寺两点)为重点。

实际上,外界素来多知“茅台酒”,而不知仁怀酱酒以及遵义白酒。

仁怀市宣传部给出的资料显示,当地白酒产业“结构性矛盾突出”,具体体现在,其中茅台集团的白酒比重始终高达80%左右;而市场层面,“省外市场销售普及率低”,“仁怀白酒销售除20%的省内市场份额外,其余80%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湖南等4个省市,约占78%”,以及“消费人群覆盖率低”,即全国消费酱香酒的人数大约占全国白酒消费总人口的5%。仁怀官方认为,“这充分说明了区域性品牌向全国性品牌跨越的可能性和任务艰巨性”。

国际上虽有波尔多、美国纳帕等知名酒业产区,但国内尚缺乏成功先例。

在龙庆松看来,波尔多的发展思路是“先有大产区再有下面核心产区”,而有了茅台镇为主的核心产区的知名度,遵义产区则可以反向操作。

龙庆松认为,遵义打造产区的基础还在于,当地“有着酿酒的环境、资源和文化”,“这么多的独特香型”,以及“在茅台的引领下,有众多的名优白酒”。

纵观当地酒业,既有茅台集团这样的酒业龙头,也有董酒、鸭溪等多家不同层级的名优白酒企业,此外还有无数中小企业星罗散布于赤水河沿线、遵义汇川区、湄潭等地;酱香虽然是该产区的主导,亦有以董酒的董香、湄窖的茶香为代表的多种香型。

“遵义酱酒的品牌,需要走出去,现在是一种营销模式的转型,酒好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不仅要做深做透,还要精耕细作。”贵州酒中酒集团董事长曹本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亦有区域经济专家认为,遵义需要大产区这样的地域品牌。贵州省政府参事胡晓登表示,仅是茅台一个品牌,不足以把当地优质的白酒资源都集合起来,也不足以展现上千年酱香型代表的历史,“跨越了单一的茅台品牌,以地区性的概念,打造遵义地区的品牌,再和历史所集合,更容易被接收。”

地区标准体系或为关键

“产区打造最重要的是标准的打造。”与酒业打了数十年交道的龙庆松说,这将是从原料、生产工艺,再到质量等的一整套标准体系。

酒企代表们也希望地方建立一定的标准体系。

茅台集团副总经理、习酒公司董事长张德芹认为,建立白酒产区应该建章立制,其中包括环保标准、产品质量体系。

申先东亦认为标准体系至关重要,“要把酱酒产区做好,政府部门要管标准、工艺,不能粗制滥造,否则会损害酱酒的品牌。”

据悉,遵义下一步将在仁怀建立白酒科研所,推进相关技术标准的制订,未来争取让遵义的产区标准获得国家认可。

不过,亦有业内人士指出,产区的打造不仅是建立标准体系那般简单。白酒营销专家谢一颖建议,目前政府主要还是从产品标准来监督品质,一旦确认产区概念,就应把这些监督上升到法律法规的高度。

“因为单纯从产品标准来扶持,无论是国家、行业还是企业的标准,它只会到产品、企业品牌或者产区品牌层面,那么我们必须通过立法把生态、相关产业、企业要求包括消费者,和我们的产品定位、需求、要求结合起来,使这个产区做得更实。”谢一颖认为。

如何打造产区,胡晓登则建议,做成区域性品牌,政府还要“花大力气”,诸如产业布局、资源整合、品牌选择,以及运行机制、质量监管等方面。

产业整合之路

与中小酒厂基酒销售遇阻不同,目前由仁怀市主导的当地酒业销售平台——仁怀酱香酒酒业公司(以下简称酱酒公司)负责的基酒销售开始升温,通过对当地中小酒厂的整合,由酒厂提供基酒和产品,酱酒公司统一市场运作和销售。

谈及成立酱酒公司的出发点,喻阳洪表示,一是为了做“仁怀酱香酒”,需要这个平台;二是“希望在地方酒类企业和茅台集团之间建立一个防火墙,把地方酒业规划起来”;三是通过这个平台向外界企业和资本推介仁怀酒业。

仁怀及遵义希望推进地方酒业的整合来谋求发展。龙庆松表示,整合方式目前主要有几种,一是由地方龙头企业来整合,二是引进如娃哈哈这类大企业,三是由政府主导,最后希望“提高行业门槛”后,再淘汰不合规的酒厂。据喻阳洪透露,目前,当地正与酒业之外的某国内知名企业进行洽谈。

不过,“小而散”仍是当地酒业面临的困境之一。遵义酒发局希望,重点扶持地方名优品牌和骨干企业,“形成高中低产品并举、大中小型企业相结合的良性发展格局”,“重点培育3~5个二、三线白酒品牌,打造酱酒5朵金花”。

龙庆松视这为金字塔式“梯级布局”,塔基仍然是生产基酒的大量中小企业。“一定要有基酒,只要基酒按照标准来生产,实际是众星捧月。”而金字塔尖依然是茅台,“茅台是老大,我认为不能撼动”。

北京钓鱼台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丁远怀也认为需要更多的大中型酒企“领航”,“茅台做千亿企业,那么应该再做几个100亿、500亿的企业,形成重拳才是长久的发展之道。”

如何让企业更多参与到产区打造中,亦成为遵义酒业产业整合的关键点。

“酱酒(企业)如果还是群雄割据,不能形成合力,难有更大发展。”贵州国台酒业常务副总经理周欣乐认为。

而业内人士认为,遵义在白酒产区打造上,更应学习美国的纳帕谷。白酒专家谢一颖认为,纳帕谷确实是一个通过合理的规划,政府的积极参与、引导、扶持,以及企业和各个酒庄的自我运营而形成的产区。

谢一颖建议,除了突出现有的一些知名品牌之外,政府还应该扶持一些中小企业,形成千姿百态的酒庄经济。

胡晓登则建议,可以建立多个层级的酒业行业协会。“第一是市场行为,各个企业经过成本和效益的预算和核算,有机地组在一起。第二,协会充分代表企业的利益,实现单个企业做不到的事,这比政府的作用更大。”

胡晓登建议,企业成立行业协会,可以按照不同的区域,香型接近、工艺接近、规模接近等标准形成若干组合的小型协会,最终形成遵义产区的总协会。

他还指出,建设白酒产区“见成效”是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多届政府持续做下去,“绝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事”。

《《《

仁怀市副市长喻阳洪:小作坊发展过猛期待更多区域品牌走出去

每经记者谢振宇发自仁怀、成都

面临酒业形势,仁怀通过政府搭台、产品打上“仁怀酱香酒”标识,来帮助中小酒厂销售基酒。同时,推进产业整合亦是一大方式。

“资源配置优先向实力企业倾斜,”这是仁怀市副市长喻阳洪在不同场合强调过的观点,目前仁怀市亦希望,能有更多地方知名酒企走出来。

日前,针对当地酒业发展的状况和破解之道,喻阳洪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

“前几年小作坊发展过猛”

《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您如何看待仁怀茅台镇中小酒厂出现停产以及当地基酒外销面临的市场形势?

喻阳洪:基酒我们外销不是很多,过去基酒外销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2010年和2011年,整个市场需求量比较大,很多人买去做调味酒;其二,因为当时酒价还是虚高,很多人觉得做基酒的利润空间更大。实际上,2013年仁怀这种规模企业基本不卖基酒,还是自己做品牌,而小作坊以卖基酒为主。

NBD:以往,小作坊主要是基酒销售为主,目前茅台镇就出现很多小作坊停产的现象,这给我们产业发展带来怎样的经验?

喻阳洪:我认为,仁怀小作坊过去的发展有些过猛,这也说明我们的监管有些问题。

再加上仁怀有很多外来企业、民间资本,前些年觉得是白酒市场的春天,因而发展迅猛。

NBD:这种小作坊停产能看做是产业转型的必然经历吗?

喻阳洪:对,应该是。其实这些小作坊,目前还在接受考验。当然我认为现在很多小作坊已经不错了,因为它对下一步推进重组有好处。

“整合是政府引导、民间资本主导”

NBD:仁怀正在推进酒业的重组和产业资源的整合,主要工作有哪些?

喻阳洪:今年我们主要是在引进有实力的投资者。不过,政府更多是引导,企业的重组肯定要靠政策来推动,但整合要靠民间资本。政府加入太多,对整个产业发展不太好,但如果没有政策出台,对企业不做引导,企业可能又不愿意进来。

NBD:由政府主导成立酱香酒酒业公司,主要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喻阳洪:成立酱香酒酒业公司,我们主要有三方面的想法。第一,我们做“仁怀酱香酒”的目标,需要这个品牌。第二,仁怀有很多地方酒企业,特别是少数小企业总是想打茅台的“擦边球”,现在,通过这个平台可以在地方酒类企业和茅台之间建立“防火墙”,更好地规划地方酒企。第三,很多人到仁怀来做酒,对地方酒类企业不太了解,我们可通过这个平台进行介绍宣传。

NBD:目前提出了产业整合“集团化”发展,今后有哪些新的规划和方向?

喻阳洪:仁怀对地区品牌有个规划。现在仁怀的商标有2000多个,还是太多了,一般消费者无从选择。下一步在推进企业重组过程中,我们可能要重点扶植驰名商标。以前,我就提过一个观点,政府在资源配置上尽可能地向实力强的企业倾斜,所以还是想让实力强的企业来带动地方酒业发展,也带动小作坊的生产。

NBD:支持这些企业发展的具体措施有哪些?

喻阳洪:在土地、资金、政策,以及人才等方面,都有一些支持。生产酒类的要素资源,我们是有一些配置的。

“产区打造政府主要是服务”

NBD:你怎么看产区概念对遵义仁怀整个酒业或企业发展的作用?产区应该有相应的标准吗?

喻阳洪:肯定有标准的,仁怀酱香酒也有自己的标准。酱香酒产区概念,大概包含五个方面的要素:独特的环境,悠久的历史文化,固定的传统工艺,较高的质量标准,以及应该有一到两个品牌来引领。

没有好的品牌引领它,那不叫产区。如果产区结构不独特,哪个地方都在生产,肯定也不是产区概念。五个要素一定都要考虑进去。围绕这五个要素,政府可能就在品牌这个方面做一些支持,增加驰名商标我们就在做。

NBD:就国外的经验来看,对今后的产区打造有没有好的借鉴方向?

喻阳洪:就我了解的波尔多而言,它对酒的质量标准、对产区,大概都是由行业协会牵头,政府做一些服务型的工作。我们最终要走这条路子。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