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楼县圣耀饮品有限公司

澳大利亚只提供高质量农产品,合作实现中澳互利共赢

摘要: 澳大利亚只提供高质量农产品,合作实现中澳互利共赢——访澳大利亚农业部长巴纳比·乔伊斯□孟雯本刊记者9月14~20日,澳大利亚农业部长巴纳比·乔伊斯先生率领38人的农业行业代表团对中国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访问。在此期间,乔伊斯部长和多位中国部长进行了会晤,同时接受了中国农业部长韩长赋的邀请,参加亚太经合组织第三届粮食 ...
澳大利亚只提供高质量农产品,合作实现中澳互利共赢

澳大利亚只提供高质量农产品,合作实现中澳互利共赢

——访澳大利亚农业部长巴纳比·乔伊斯

□ 孟雯 本刊记者

9月14~20日,澳大利亚农业部长巴纳比·乔伊斯先生率领38人的农业行业代表团对中国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访问。在此期间,乔伊斯部长和多位中国部长进行了会晤,同时接受了中国农业部长韩长赋的邀请,参加亚太经合组织第三届粮食安全部长级会议,并与代表团访问了黑龙江省和北京市。乔伊斯部长表示,正在谈判中的澳中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有望继续加强双方农业领域的贸易与合作,此次访华加深了两国间业已十分强劲的关系。

9月17日,乔伊斯部长出席了澳洲肉类及畜牧业协会(MLA)北京办事处新址揭幕仪式。在揭幕仪式上乔伊斯部长作了发言,在谈到两国农业贸易与合作时,他说:“我们能够做到的,是通过MLA、澳大利亚政府和澳大利亚企业所做的工作,向中国展示澳大利亚是一个可靠的贸易伙伴,我们的产品品质卓越。澳中农业及食品安全百年合作计划会议的召开以及MLA北京新办公室的成立,让我不由得赞叹企业在发展与中国的良好关系中所做的努力。我对澳大利亚企业在展示澳大利亚农产品和食品的优良品质以及实现澳大利亚企业对中国市场的长期承诺中所做的不断努力表示祝愿。”

本刊记者受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的邀请,在MLA北京办事处新址揭幕仪式上对乔伊斯部长进行了专访。

记者:这是您第一次来到中国吗?同中国进行农业贸易与合作对澳大利亚来说有何意义?

巴纳比·乔伊斯:这不是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其实在90年代初,我的家族就经营着同中国的进出口皮毛生意,因此可以说我与中国的联系由来已久。也正是由于这种联系,使我可以从个人、家庭、国家的多方角度看到这些年来澳大利亚和中国间的贸易情况。

中国是澳大利亚重要的贸易伙伴--是澳大利亚农业生产商最大的单一客户。双向农业、渔业和林业贸易额在2013年超过了110亿澳元。在合作中澳大利亚和中国间有着互补关系,这种互补关系是澳中企业合作以促进双边贸易关系从而惠及两国的典范。以肉类贸易为例,一方面不论是猪肉、牛肉还是羊肉,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量在增加,另一方面我很高兴看到中国农民的收入也在增加,同时中国消费者愿意花更多的钱享受高质量产品。

我们都了解澳大利亚企业在亚洲的机会,其中人们谈论最多的就是农产品。因为据预测,到2050年亚洲对食品的需求将会翻倍,来自中国的增长将会成为其中的关键。

尽管如此,我们并不认为澳大利亚可以自然而然地从这些发展中受益。我们需要向中国朋友展示我们是可靠的合作伙伴,能够提供让中国客户和企业满意的高品质产品。

记者:澳大利亚主要向中国出口哪些农产品?澳大利亚如何保证这些农产品的质量安全?

巴纳比·乔伊斯:我们有很多农产品出口到中国,例如肉类、羊毛、棉花、大麦和油菜籽等,都被中国企业加工成了高质量商品,或者供应小众市场。同时,我们也是反季节园艺产品的供应者。

我们非常清楚的知道,像中国这样的市场希望得到最高质量的产品。因此在对产品质量安全的管控方面,我们有非常严格的法规和措施。还以肉类产品为例--由于我自己家拥有牧场,所以我可以通过亲身经历介绍澳大利亚的畜牧业。

在牛只管理方面,一旦小牛降生,就会被打上一个全国牛只身份系统的耳标,这个耳标是伴随这头牛直到屠宰的身份认证。这可以从源头保证产品可追溯。

在疫情管理方面,澳大利亚与任何国家都没有接壤,所以我们可以非常严格和可控的做好动物检疫。我领导的农业部中一共有4500位员工,其中一半是兽医。他们的工作就是负责照顾动物的健康,以及进行疫情监控等,来保证输往各国的牛只和牛肉都是最高质量的。

在动物福利方面,不论是警察还是皇家动物福利组织,都会保证动物受到良好对待。尽管养殖是为了食用,但是我们仍然尊重它们并避免不必要的残忍行为。

假设在中国发现了从澳洲进口的问题牛肉,我们可以追查到这批牛肉经过了哪一家屠宰场的生产线、产生这块牛肉的牛耳标,以此直接找到牧场主了解生产中出现了哪些问题,并及时解决问题以防止再次发生。

为了保证食品安全,我们也制订了相应的惩罚措施。例如,如果牧民售卖没有耳标的牛,将受到高额罚款;如果牧民对牛的身份或对养殖过程造假,还将会受到更高额的罚款。

记者:对于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农产品,有人担心这会冲击甚至垄断中国的农业市场。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巴纳比·乔伊斯:这是一种误解,我要在此表明,澳大利亚永远不会成为亚洲的粮仓。我们不能、也不打算满足中国未来全部的农产品需求,或者说澳大利亚根本做不到,我们的产能甚至都不可能接近中国的需求量。我们生产的食品可供应6000万人,而澳大利亚就拥有2300万国民。就算是产量翻倍,我们的产出也仅可供应1亿人,这还不足中国人口的十分之一。

具体就牛肉来说,澳大利亚一年的牛肉总产量是210万吨,所有这些牛肉除了提供给国民,也向中国、印尼等国家出口。而中国自身一年就能生产600万吨牛肉。如果中国消费者只吃澳大利亚牛肉的话,仅仅能满足三个星期的需求量。

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肉类出口,并不以中国的市场需求为上限,而是以澳大利亚能供应的数量为上限。随着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希望为高端市场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可喜的是,由于我们的产品品质优异,目前牛肉的出口量已经从2004年的850万澳元上升到7亿澳元。

记者:中澳间的食品安全和农业技术合作前景如何?

巴纳比·乔伊斯:澳大利亚在很多方面都有兴趣同中国展开农业技术合作,我认为这是双向互利的。我毕业于新英格兰大学,在大学里经常会有澳洲、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留学生同研究员紧密合作。农业技术的发展不会威胁到任一方,因此团结合作是大家都愿意进行的。

新英格兰大学在农业技术方面开展了很多研究工作。例如通过将牛耳标与GPS定位技术相结合,可以监控每头牛的活动路径和进食范围;将牛耳标与感应器相配合,可以方便牧民对牛活动范围的管理:现在的牧场没有篱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感应器组成的“电篱笆”,带着耳标的牛走到两个感应器间,会受到轻微的电击或震动,这时牛会退回去。此外,通过研究饲料、放牧方式、养殖环境,与牛肉制品的口感与风味之间的关系我们发现,饲料越好、饲养条件越好,牛肉就越好吃。

农业生产加工的机械设备,可以说是澳大利亚仅有的制造业。我知道有很多的中国消费者对我们的农业设备有兴趣,当然我们也进口了很多的中国农用设施,像拖拉机、农用化肥等等。

昨天我参观了位于黑龙江的完达山奶牛场,我非常高兴能有机会亲眼看到中国农业和食品生产体系。我在北京和黑龙江访问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探讨澳中两国未来可以建立的农业合作伙伴关系。我们有许多可以相互学习的地方,我也为此次行程给澳大利亚农业带来的机遇感到高兴。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